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辽宁王忠新:毛泽东真是无端迫害潘汉年吗?——“潘汪会”的几点疑窦值得澄清

2020-01-14 15:41:05  来源:1分飞艇  作者:辽宁王忠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段时期以来,有些人总是热衷污蔑毛泽东胡乱整人。可很多人的受“迫害”,真的都是特别“无辜”吗?要维护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就必须实事求是地还原毛泽东“整人”的真相。本文重新审视毛泽东批示抓捕潘汉年,其意义就在于此。

  一、毛泽东十分器重潘汉年

  潘汉年1925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在上海开始负责文化统一战线工作,上世纪30年代初期负责做国民党地方实力派的工作。“遵义会议”后,奉中央指示前往上海恢复白区工作及打通与共产国际的联系。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主要从事上层统战、国共谈判、民主党派、国民党起义投诚等统战工作。他是党在白区统战工作的重要领导者、指挥者和实践者。

  1.毛泽东高度评价潘汉年的工作。上世纪30年代,潘汉年同福建十九路军和广东陈济棠及同南京国民党的谈判,毛主席都是参与领导或直接领导。延安时期潘汉年发回的电报,毛主席都看过。潘汉年做的苏德战争、太平洋战争爆发等情报,策反敌伪,开展统一战线等几项重要工作,中央都知道。

  1944年,潘汉年到延安参加党的“七大”,到杨家岭去看毛泽东。毛泽东正在看文件,见到潘汉年十分高兴,两人握手后,毛泽东顺手从书架拿了一瓶酒,倒了一杯给潘汉年,并举杯祝贺潘工作的胜利。这是毛泽东接见下属绝无仅有的举动,足见对潘汉年高看一眼。毛泽东对潘汉年在统战工作等方面做出的杰出贡献,在党的第“七大”和其它一些重要场合(连同刘晓),都给予高度称赞评价。

  2.毛泽东提名潘任上海常务副市长。中央刚进北平后,对潘汉年十分信任和器重,曾议论要潘汉年担任驻英国大使。但1949年4月28日,正在香港负责党的情报工作和统战工作的潘汉年,接到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签发的从北平发来的电报,要潘汉年和夏衍、许涤新等三人,立即从香港赶赴北平,接受中央交给的新任务。

  潘汉年一行到达北平当天,李克农向他们交底:中央要他们参加即将解放的中国第一大城市上海的接管工作,未来的上海市长陈毅已来电催促他们走马上任。李克农对他们说:中央几位主要领导同志要亲自分别接见他们,具体工作将由中央领导亲自向他们交代。

  中央领导同志对于潘汉年等三人的工作安排,异乎寻常的重视。一周之内,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先后召见了他们,听取他们在香港工作的汇报,又对于他们即将去上海的工作任务作了重要指示。

  新中国成立后,潘汉年担任中共中央华东局和中共上海市委社会部部长、统战部部长,后由毛主席提名任上海市常务副市长,协助陈毅抓大上海,这个位置极其重要。从个人的发展看,自然程鹏万里。

  二、某百科词条介绍潘汉年被捕缘由

  既然如此,毛泽东怎么突然决定抓捕潘汉年?

  1.某百科词条交代潘汉年被抓捕经过。某百科词条,应该是比较权威和可信的词条。在某百科词条“饶漱石”的分条目“饶潘杨反革命集团”,对抓捕潘汉年这样交代,原文转录如下:

  潘汉年是全国党代表会议的代表,在会议上听了毛泽东讲到“与高岗、饶漱石问题有牵连的干部,本人有历史问题,要主动向中央讲请楚”。这对他震动很大,加之杨帆“反革命案”的发生,与他这个当时主抓上海社会治安的常务副市长有关联,因此心理压力更大。为了向党表明心迹,4月1日,潘汉年找到上海市长陈毅,报告自己与饶漱石工作交往的情况。因为尚有一件重要事情涉及到饶漱石,同时这件事也是潘汉年隐藏多年的心病。那是1943年夏天,他从新四军淮南根据地出发,奉饶漱石之命赴上海对大汉奸李士群进行统战工作。到了南京,李士群一定要拉上潘汉年去见汪精卫。潘汉年从利于工作起见,经匆忙电报请示饶漱石后,去见了汪精卫。这件事他怕受到组织的误解一直没有向中央报告过。

  陈毅觉得这件事情不小,便写成材料,直接送到中南海毛泽东处。毛泽东在看了材料后,大为震怒,认为潘汉年对如此重大的问题隐瞒多年,现在才被迫交待,盛怒之下提笔批示:“此人从此不能信任,立加逮捕!”

  2、对上述历史背景的6点解读。某百科词条介绍潘汉年被逮捕的社会大背景及直接原因,需要有6点解读。

  第一点:潘汉年参加的是什么会?潘汉年参加的是1955年3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这次会议的议题是进一步讨论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纲要,进一步总结党同高岗、饶漱石反党阴谋活动斗争的经验,会议于1955年3月21日至31日在北京举行。出席这次代表会议的,有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62人,全国党的各级组织所选出的代表257人,毛泽东出席并主持会议。

  第二点:毛泽东会上讲了什么?这次会议一项重要议题是解决高饶反党联盟问题,一些曾受高、饶影响,或与高、饶有过牵连的人,先后在会上做了自我批评和交代。毛泽东在会上讲:

  “与高岗、饶漱石问题有牵连的干部,本人有历史问题,要主动向中央讲请楚”。

  毛泽东还特别讲到:

  “会上没有来得及讲的,或是不能在会上讲的,会后还可以再想一想,写成材料;现在把问题讲清楚,我们一律采取欢迎的态度;尤其是里通外国的问题,都得向党交代,否则罪加三等。”“对党若不忠诚,将‘罪加三等’”!

  这对潘汉年震动很大。

  第三点:潘汉年与杨帆什么关系?潘汉年一行于5月23日赶到华东局和三野领导机关的所在地江苏丹阳县,到车站迎接潘汉年一行的是时任华东局情报部长,又是即将解放的上海市公安局主要负责人扬帆。5月27日,潘汉年、扬帆随华东局和新组建的上海领导机关赶到上海。潘汉年以军管会秘书长和常务副市长的身份,全面挑起协助陈毅工作的重担。在担负全面接管的艰巨任务中,他又侧重分管了十分棘手,又不容推辞的公安政法工作。而上海市公安局主要负责人扬帆,无疑直接在潘汉年领导下工作。

  上海解放初期的公安工作能取得公认成绩,一方面充分发挥人民民主专政机关的威力,公开地严厉地镇压了一大批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和民愤极大的流氓恶霸分子;一方面努力分化和瓦解一部分敌人,争取他们中的一些人转而为我服务。组织了一部分被称之为“特情”的人员,协助公安机关开展工作。

  第四点:胡均鹤是何许人也?1925年胡均鹤经瞿景白介绍加入中共,曾任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书记,1932年11月在上海被捕自首,任国民党中央调查局总干事级调查员。1939年9月被汪伪特工逮捕,投靠汪伪任汪伪特工总部副厅长兼江苏实验区区长。

  上海解放初期,正是根据努力分化和瓦解一部分敌人的策略思想指导,上海公安局在扬帆的主持下,组建了一个名为“情报委员会”的机构。其成员多是从敌人营垒分化出来,并具有较高身份的骨干分子,以发挥提供咨询和参与侦破的重要作用。而这个“情报委员会”的主任一职,就由胡均鹤担任。

  这里特别强调一点,抗日时期潘汉年和胡均鹤有一段特殊联系,当年他在策反汉奸李士群的过程中,胡是一个重要联络人。潘汉年见汪精卫,也是由胡均鹤牵线于李士群,由李士群拉上潘汉年去见的汪精卫,而胡均鹤正是由潘汉年介绍到解放区去投诚。

  第五点:何为杨帆“反革命案”?虽然在努力分化和瓦解运用各类反正人员时,公安部门经过一定审慎挑选,但敌人也在反利用我们。极少数表面投诚自首的特务分子,暗中受敌人控制,继续与我为敌。1950年冬天,南方某省公安机关就发生一起被控制使用的“特情”人员叛变投敌的事件,造成比较严重后果。

  1951年初,公安部主要负责人到上海视察工作,就控制使用“特情”人员的隐患,对上海公安机关提出批评。1950年春天敌机空袭上海时,具体空袭目标究竟是“逆用台”提供,还是“敌台”提供,真假难断。公安部主要负责人特别对建立“情报委员会”和胡均鹤任主任深表不满。于是下令对这方面问题进行专门检查后,对上海市公安局在利用反正人员参与镇反斗争工作中所犯的错误竟,得出了如下结论:

  “不管主观上是否意识……客观上实质上是重用、包庇和掩护了特务分子、反革命分子达3300多人。”

  于是对一些控制使用的“特情”人员重新逮捕,这里有个重要情节,作为牵线潘汉年于李士群见汪精卫的上海“情报委员会”主任胡均鹤,也被抓捕。

  第六点:潘汉年隐藏多年的心病是啥?1955年3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印发的材料中,有涉及上海市公安局工作中的一些问题,毛泽东在谈到高饶问题时,直接点了扬帆的名。潘汉年看了材料后,触发了长期埋在心底的一件往事。这件重要事情涉及到饶漱石,也是潘汉年隐藏多年的心病。

  “那是1943年夏天,他从新四军淮南根据地出发,奉饶漱石之命赴上海对大汉奸李士群进行统战工作。到了南京,李士群一定要拉上潘汉年去见汪精卫。潘汉年从利于工作起见,经匆忙电报请示饶漱石后,去见了汪精卫。这件事他怕受到组织的误解,一直没有向中央报告过。”

  三、被动交代“潘汪会面”遭逮捕

  将这个历史背景交代清楚,毛泽东批示逮捕潘汉年的历史真相,基本浮出水面。

  1.潘汉年交代与汪会面有三点被动。一是在公安部主要负责人已布置将上海“情报委员会”主任胡均鹤抓捕,显而易见,胡均鹤一定会交代出牵线潘汉年于李士群见汪精卫的事情。而事实上,胡均鹤已经交代了这段事情;二是全国代表会议上印发的材料中,有涉及上海市公安局工作中的一些问题,毛泽东还直接点了扬帆的名,潘汉年看了材料后,很有触动;三是毛泽东在党代会上勒令:现在如不把问题讲清楚,“对党若不忠诚,将‘罪加三等’”,更是对潘汉年重重地撞响了警钟。

  2.潘汉年的交代让毛泽东盛怒。经反复考虑,潘汉年在会议结束的第二天,便鼓足勇气向中央写了一份材料,将他和胡均鹤在抗战时期有过的联系,以及被强拉去会见汪精卫的经过一一作了交待,检讨了自己长期未向组织报告的错误。材料写好后,潘汉年向出席本次会议的上海代表团团长陈毅,当面作了汇报,并请他将那份材料转呈中央。陈毅觉得这件事情不小,将潘汉年写的材料,直接送到中南海毛泽东处。毛泽东看了材料后,极为震怒,认为潘汉年对如此重大的问题隐瞒多年,现在才被迫交待,盛怒之下提笔批示:

  “此人从此不能信任,立加逮捕!”

  3.李克农作证潘汉年没有叛变。我党曾经开创了好几条秘密战线,其中有一条战线特别出名,那就是潘汉年战线。在抓捕潘汉年以后,我党情报战线的主要领导李克农,组织专人检查了从1939年3月到1948年8月期间,潘汉年与中央情报部的来往文电档案,并于1955年4月29日向中央写了报告,对抓捕潘汉年提出几个疑点,主要是潘汉年见过汪精卫后,党的秘密战线并没有受到任何损失。建议中央进一步审查,只可惜中央没有采纳。

  四、潘汉年见汪精卫的几点疑窦

  李克农作证潘汉年没有叛变,这为潘汉年的平反提供重要支持。1982年8月中央正式发文,为潘汉年的冤案彻底平反昭雪。虽李克农旁证潘汉年没有叛变,但对潘汉年见汪精卫的疑窦,却没法理清。

  1.潘胡的交往关系很深。其一、潘汉年和胡均鹤在抗战时期有过联系,但能被胡均鹤强拉去会见过汪精卫,这个联系应该不浅;其二、1945年日本投降后,胡均鹤被国民党当局判处徒刑关进南京老虎桥监狱,1949年初被国民党释放。胡均鹤经潘汉年介绍到解放区投诚;其三、上海解放后,胡均鹤被潘汉年任命为上海“情报委员会”主任。

  由此可见,潘汉年与胡均鹤的交往应该是长期的,也是很深的。后来指控潘汉年“重用、包庇和掩护”反革命,也不是空穴来风。

  2.会见汪精卫事关重大。可即使潘汉年没有叛变,也没给党造成任何损失,那么,潘汪会见汪精卫仅仅是个人行为吗?

  从某百科词条看,潘汉年对会见汪精卫有两种说法:一说是被胡均鹤绑架式见了汪精卫;一说是电报请示了饶漱石后,才见了汪精卫。这个电报请示了饶漱石的交代,迅速加大了“高饶问题”的性质,可饶漱石则矢口否认曾指派潘汉年会见汪精卫,也查不到潘汉年任何有请示饶漱石的电文资料。况且,潘汉年的秘密战线工作直接受命中央,并不受饶漱石领导。

  再者,如果受饶漱石指派去见汪精卫,那秘密会见汪精卫的情况,潘汉年为什么没向饶漱石汇报,而饶漱石派潘汉年进行这样非同寻常的会见,为啥没追问会见结果?由于潘汉年说出的“心病”,直接与饶漱石纠缠在一起,这让饶漱石的问题升级成了“饶(漱石)潘(汉年)杨(帆)反革命集团案”首犯。待到给潘汉年平反时,饶漱石于1975年病逝,已死无对证。

  3.潘汪会见到底谈了什么?1943年,潘汉年即使因为工作需要,准备去策反汪伪方面的大特工李士群,劝说他们早日回头,却没有想到被李士群耍了,将他押送给了大汉奸汪精卫。那他们相互都谈了什么?1955年潘汉年给中央的交代,汪精卫希望中共方面跟他合作,这样拯救中国才有希望。潘汉年立即回绝了他,并且劝汪精卫能够早日回头,这样兴许还能有所转机。而这仅仅是潘汉年交给陈毅转交毛主席的信中所言,并无任何旁证,也无任何证据能证其言。以致这次会谈的内容,就成了千古之谜。

  4.为什么不汇报这次会见?1941年至1943年,抗日战争处于战略僵持阶段,随着国民党部队大批投敌变成伪军,尤其,1943年初,日本鬼子对抗日根据地实施“铁壁合围”。1月5日,毛泽东、中共中央先后发出准备在最严重形势下坚持华中敌后斗争的指示。在这个时候潘汉年作为中共高级别领导会见汪精卫,无疑极其敏感,而且,这是中共抗战以来的首次会见卖国贼汪精卫,更是非同寻常。

  如此重大的密会,仅仅是因“被强拉去会见”,这似乎有点牵强?说是向饶漱石电报请示后会见,按组织程序,饶漱石如何有决定这样大事的权利?况且,为什么藏在心里成为一块“心病”?作为党的纪律,尤其作为秘密战线的纪律,这样事关重大、事关全局,事关民族利益的大事,会见了偏偏要压在肚子里,这不匪夷所思?说没汇报是“怕受到组织的误解”,可有对饶漱石的电报请示,怕什么误解?而且,在“七大”之前,饶漱石任中共中央华中局书记兼新四军政委,在当时出现的饶漱石和陈毅之争,毛泽东坚定支持饶漱石,甚至将陈毅调出。特别是1946年10月,饶漱石任中共中央副秘书长兼组织部部长,仍兼任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兼新四军、山东军区政委,在饶漱石的地位不断加强,潘汉年对饶漱石为什么一直绝口不提“潘汪会”?

  另外,潘汉年向中央秘密战线负责人汇报的渠道一直畅通,又为什么一直没汇报?而且,潘汉年就是向毛泽东也有机会直接报告,1944年的“七大”前,毛泽东不是单独在书房接见了潘汉年吗?

  结束语

  潘汉年会见汪精卫一事,即使有饶漱石的批准,即使没有损害党的利益,但这样重大的事情长期未向组织报告,能说不是一个极为严重的政治错误?况且,到底谁批准的“潘汪会”?“潘汪会”到底说了什么,潘汉年又不能自清,在这样情况下,毛泽东批示抓捕一直深为器重的潘汉年,能是心血来潮?能是无缘无故?能是诛杀功臣?潘汉年被逮捕能是十分无辜?若真正为潘汉年洗清冤枉,就应将这些疑点都做出交代,这不仅能破解很多谣言,也是对潘汉年的负责,更是还毛主席一个清白!

  注解

  胡均鹤1954年9月被公安部扣押,1982年随潘汉年平反昭雪,1984年对其给出结论:对他已交代的历史罪行,既往不咎;肯定他当年与中共建立联系后对革命所做一切。对胡均鹤宣布撤销原有判决,无罪释放,享受离休干部待遇。

「 支持红色网站!」

1分飞艇 ceikui.cn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1分飞艇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